<th id="vx7c9"></th>

    1. <button id="vx7c9"></button>
      <button id="vx7c9"><acronym id="vx7c9"><input id="vx7c9"></input></acronym></button>

      <tbody id="vx7c9"><noscript id="vx7c9"></noscript></tbody>
      <dd id="vx7c9"><noscript id="vx7c9"></noscript></dd>
        <button id="vx7c9"><acronym id="vx7c9"></acronym></button>
        1. <em id="vx7c9"><object id="vx7c9"></object></em>
          1. <dd id="vx7c9"></dd>

            <button id="vx7c9"><acronym id="vx7c9"><input id="vx7c9"></input></acronym></button>

            <rp id="vx7c9"></rp>

            <tbody id="vx7c9"><pre id="vx7c9"></pre></tbody>

            西南漁業網 西南水產網 豐祥漁業網 永川水花網 水產養殖專業網站為您服務!

            永川水花 追求卓越
            西南地區水產苗種重要生產基地
            聯系我們
            地址:慶市川區道(原雙竹鎮)
            13983250545

            信:ycsh638

            QQ:469764481
            郵箱:ycsh6318@163.com

            糾紛案例之一: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發表時間:2022/4/17 20:22:21  瀏覽次數:2248  
            字體大小: 【小】 【中】 【大】
            西南漁業網-豐祥漁業網秉承:求是務實不誤導不夸大不炒作!水產專業網站為您提供優質服務!【鄭重提醒】:本站所有文章,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否則謝絕轉載??!謝謝合~
            市場在變,我們的誠信永遠不會變!

            深知養殖從業不易,共謀水產行業繁榮。不誤導不夸大不炒作不標題黨。用養殖人的語境,讓你在短時間內享用一份精品!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案例一:廣東茂名,小偷去魚塘偷魚不幸溺亡,小偷家屬把魚塘主人告上法庭,要求賠償!

            深夜,黎某亮、黎東益等三名年輕人在鄰村吳老伯家魚塘偷魚,不料被吳老伯巡塘時發現。吳老伯在抓捕時黎某亮入水,吳老伯隨后在岸上追趕偷魚人黎某亮,并用石子丟對方,用樹杈擋住其道路,而偷魚同伴黎東益突然回來從背后猛推吳老伯,吳老伯將剛上岸的黎某亮撞倒,兩人一起跌入魚塘,后黎某亮溺水死亡。


            受害人黎某亮家屬起訴魚塘主吳老伯和偷魚同伴黎東益,共同承擔過失致人死亡罪,并要求吳老伯單獨承擔50多萬元的民事賠償。


            一審法院判決吳老伯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同時賠償被害人家屬喪葬費5千余元,并判決偷魚同伙黎東益犯搶劫罪。吳老伯不服,認為自己無罪,偷魚同伴黎東益和受害人家屬對判決結果也均不服,三方當事人都提起上訴。那么二審法院又該如何審理該案?


            吳老伯是否應該對偷魚人黎某亮的死承擔責任?偷魚同伴黎東益又該對黎某亮的死承擔什么樣的責任?在抓捕違法犯罪行為人的過程中,出現被抓捕人意外死亡的情形,法律是怎么規定的呢?
            法官寄語


            基于魚塘主吳老伯在抓捕偷魚人,被推下水,出水后,這三個階段的行為分析,法院認為他前兩個行為,即向對方丟石子,用樹杈攔住對方去路的行為,屬于對偷魚人的正常抓捕,是合理合法的。吳老伯掉進水塘中,被害人黎某亮出于求生的本能抓住落水的魚塘主,魚塘主吳老伯把他推開,這個行為在法律上是一種緊急避險,是可以免除刑事處罰的。魚塘主吳老伯爬上塘基之后,及時呼救,及時報警,他的行為與被害人黎某亮死亡的結果之間,沒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所以他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在刑法上有正當防衛、緊急避險和扭送這樣的情形,這些情況下造成被抓捕人受傷或死亡的,法律不追究抓捕人的刑事責任。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一審法院判老漢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但老漢不服!他說:“如果他不來我的魚塘偷魚,又怎么會掉到魚塘溺死呢?他偷我的魚,我追都不能追嗎?”


            67歲的吳老漢靠養魚維持生計,但經常有人來他的魚塘偷魚。他沒辦法,就在魚塘邊搭了個棚子去守著魚。事發當天,老漢早早睡下,可睡到半夜被尿憋醒,就起床去上廁所??呻鼥V朧間,聽到魚塘里有人在說話,他瞬間清醒,知道肯定是有人在偷自己的魚!

            于是,吳老漢趕緊拿著家里的手電筒跑了出去,把光打到魚塘上面,果然看到兩個年輕人在偷自己的魚!老漢非常生氣,大喊一聲:“你們干什么,為什么要偷我的魚?”這一叫,可把兩個年輕小伙嚇了一跳。兩人知道主人來了,馬上轉身就跑。老漢看對方跑了,擔心對方偷走自己的魚,就在后面奮力追趕。因為天暗視線不好,加上又慌不擇路,其中一個年輕小伙不慎踩空,掉到了魚塘里!

            吳老漢看到后,就蹲下來撿了兩塊石子,朝著池塘里的小伙子扔去,邊扔邊氣沖沖地質問小伙子,為什么要偷自己的魚?不過,石頭沒有把小伙子砸到,小伙子也很快抓住岸邊的東西爬了上來。吳老漢看準時機,拉住渾身濕透的小伙子不讓他走。

            而此時,小伙的同伴又去而復返,他看到小伙被吳老漢逮住了,救人心切,想著把吳老漢給推到魚塘里,兩人再趁機跑走??扇f萬沒想到,他這一推,讓吳老漢拉著小伙子一起掉到了魚塘里。因為推得力氣有點大,倆人落水的地方離岸邊有點遠,水也深了很多,小伙的腳在水里根本夠不著地面,于是慌了神,在水里亂撲騰!

            吳老漢年輕的時候水性很好,但現在年紀大了,體力早就大不如從前。他也是使出渾身力氣往岸邊游,而落水的小伙卻突然抓住了吳老漢的胳膊,想老漢救自己。吳老漢為了自救,把小伙的手給推開,只顧自己往岸邊游去。等他爬上岸的時候,小伙已經沉了下去。

            吳老漢看到這一幕,也害怕了,趕緊報案??墒蔷絹淼浆F場也已經為時已晚,小伙子已經溺死在魚塘里。警方當場把吳老漢和小伙的同伴黎某帶回了警局,然后通知了小伙的家屬。家屬得知消息后,崩潰大哭,后來提起了民事訴訟!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吳老漢和黎某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其理由如下:

            1、吳老漢的魚被偷后,他窮追不舍,導致小伙慌亂落水。且小伙第一次落水的時候,吳老漢非但無動于衷,還“落井下石”,拿石頭砸小伙,超出正當防衛的必要。

            2、黎某第二次落水后,老吳把他的手給推開,再次見死不救,如果老吳搭一把手,小伙就有可能幸存下來,可見小伙的死和吳老漢脫不了關系。

            3、小伙再次落水是因為黎某推吳老漢,雖然他的初衷是為了救小伙,但卻因為過失導致了這場悲劇。

            綜上,一審法院認為,吳老漢和黎某均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吳老漢有期徒刑2年,并且賠償受害人家屬41433元,而黎某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

            一審判決后,吳老漢和黎某均不服,都選擇了上訴。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吳老漢在二審法庭上聲淚俱下,大喊冤枉,他為自己辯護如下:


            1、我追小伙是因為他偷我的魚,別人把我的魚給偷走,我有權利去追他。
            2、我拿石頭砸了,但那是因為我追不上他,怕他會跑走,而且沒砸到他,他也爬上岸了。
            3、小伙不是自己推下去,是黎某推下去的,該追究責任的人是黎某,如果自己沒上岸,黎某殺的就是兩個人了。
            4、自己在水里沒救小伙,是因為自己歲數大了,體力根本不支。當時如果選擇救小伙,很可能兩個人都會一命嗚呼,自己選擇自保,沒有錯。

            5、自己上岸以后,也馬上報案救小伙。但小伙已經不見身影,自己也是有心無力,且馬上報案求助了,已經盡力了!


            另外,黎某也為自己進行了辯護。黎某辯稱,自己當時推吳老漢是為了救小伙,這只是一個意外,自己不會游泳,也救不了同伴,所以也應該要判處他無罪!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二審法院審理后認為,吳老漢追小伙他們是為了不讓他們偷走自己的魚,他有權利追趕,且他全程沒有對小伙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雖然小伙第二次落水時,吳老漢沒有救小伙。但考慮到吳老漢確實年事已高,選擇自救也是情有可原,而且吳老漢上岸馬上報案,已經做了他能力范圍內該做的事情,遂吳老漢不構成犯罪。

            而黎某就尷尬了,雖然他偷的魚只值24元,但是他跑了又回來把吳老漢推進了魚塘。這樣的行為就改變了自己作案的性質!本來偷24元不夠立案的標準,但現在他硬生生地把偷東西變成了搶劫,所以二審法院判決吳老漢無罪,判決黎某構成搶劫罪,判處其有期徒刑4年!

            大多數人支持二審的判決,這樣的結果是對合法人的保護,是正義;如果按照一審的判決,偷魚自己掉水里被淹死,水塘主人還得判刑,那是對不法侵害的縱容!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案例二:湖北陽新:少年貪玩水庫內野游溺亡 父母起訴施工方 法院判決來了


            一到夏季,野游溺亡悲劇偶有發生,孩子在無監護人及防護措施的情況下游泳溺水身亡,誰應為此買單?小五(化名)在周末與朋友到水庫游泳不幸溺亡,因認為水庫除險加固工程施工方未盡到安全注意義務,小五的父母將水庫除險加固工程施工方告上了法庭,要求被告對小五之死承擔49萬余元的賠償責任。近日,湖北省陽新縣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小五父母的訴訟請求。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2020年9月13日,小五與朋友們一起玩耍,途經一水庫時,小五提議去水庫游泳。當時,水庫樞紐除險加固工程施工方為工程施工需要,拆除了水庫部分護欄,從壩頂鋪設一條土路直通壩底溢洪道,小五等人經該條土路進入水庫壩底,繞過溢洪道水邊前往距壩底數十米遠的半島狀區域游泳,游泳過程中小五不幸溺亡。為此,小五父母將水庫樞紐除險加固工程施工方訴至陽新縣法院,要求賠償各項人身損失496410元。

            小五父母認為,由于被告施工需要,將原本從水庫大壩上面通行的路改成從大壩下面通行,而且無任何安全警示標志及安全防范措施等,存在各方面安全隱患,導致水庫處于不安全的狀態。水庫樞紐除險加固工程施工方未盡到安全注意義務,對小五的死亡存在重大過錯。

            水庫樞紐除險加固工程施工方辯稱,其對小五的意外身亡沒有過錯。事故發生地的水庫屬于水利工程設施,系提供飲水、灌溉等作用的公共基礎設施,性質上并未對自然人開放,不屬于公共場所,也不具有相關的公共屬性,其沒有安全保障義務。其次,其承建的水庫樞紐除險加固工程只對水庫的部分進行了施工,并非水庫全部區域的管理者,事故發生地并非在施工范圍。再次,現場及周邊村落均有張貼禁止游泳的警示牌,或者在墻上刷有不要游泳的標語,已經提醒了周圍人員下水的危險,而小五應當知道在水庫游泳的危險性,在明知不會游泳的情況下仍然與未成年同伴一同下水,對自身安危過于疏忽。

            針對案件焦點水庫樞紐除險加固工程施工方應否對小五在水庫游泳時溺水死亡承擔民事責任的問題,法院審理后認為,涉案水庫并非經營場所或公共場所(有護欄隔離),且水庫管理者的安全保障義務系保障水庫堤壩、行洪或輸水等水利設施不對周邊群眾人身財產帶來損害,擅自進入水庫游泳人員的人身安全并不屬于安全保障義務范圍。另外,因施工需要拆除水庫部分護欄,從壩頂鋪設一條土路直通壩底溢洪道,該鋪設土路的行為就本案溺亡事故而言,并未增加游泳溺亡的風險。水庫周邊有護欄圍擋,水庫周邊張貼有“珍愛生命,禁止游泳”“危險地帶,小心溺水”等標識,雖不能杜絕游泳溺亡事故發生,但管理者已盡到風險警示義務。小五溺亡時已滿14周歲,所在學校亦定期開展防溺水安全教育,應已具備分辨是非的能力,能預見在水庫游泳存在的危險和可能導致的后果。

            因此,法院認為,小五游泳溺亡與施工方在涉案水庫的施工行為間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被告不應承擔民事責任,遂依法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案例三:兩男子下河網魚溺亡 家屬向水務部門索賠被駁回


            2020年,四名男子在廣州市白云區人和大橋攔河壩下游(流溪河)網魚,其中兩人不幸溺亡,兩位死者的家屬直指水域管理單位在開閘放水前未進行預警以致事故發生,要求區、市兩級水務部門、流溪河辦公室及當地鎮政府賠償死亡損失181萬元及142萬元。

            12月6日,從裁判文書網獲悉,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當事人下水期間河水并無暴漲現象,在水流較急、對水文情況不熟、不會游泳等情況下,仍拖網進入河道,應當自負責任。一審后,死者家屬分別提起上訴,日前,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均判決駁回。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流溪河白云段(資料圖)

            兩男子下水捕魚溺亡

            判決書顯示,事發地點位于白云區人和大橋攔河壩下游約300米處,該處屬流溪河天然河道。人和攔河壩水閘承擔調節流溪河白云段上游水位的功能,由白云區水務局下屬的人和攔河壩管理所負責管理。

            2020年6月27日,由于上游調節水位需要,攔河壩在凌晨1時至13時期間開啟多個閘門放水。13時至15時期間,由于閘門持續放水,河道水流較湍急。

            當日午后,劉某、齊某等一行六人共四男兩女駕車行駛至流溪河東岸,六人下車后沿案發河堤的步梯到達河邊。13:20許,數人通過堤岸的缺口下到沙洲并在邊緣涉水行走觀望。一小時后,劉某、齊某等四名男性脫去上衣,從岸上拖帶一張20余米長的漁網到沙洲準備下水捕魚。

            在拖網過程中,劉某、齊某及另一劉姓男子從沙洲邊緣往河道中央行走,由于淤泥較厚等原因,三人先后沒入水中遇溺。其中劉姓男子緊緊抓住漁網,被岸邊友人拖出水面獲救。與此同時,友人高聲呼救,“有誰會游泳,下去救救他們呀!”然而事發突然,周邊群眾也無人下水施救。次日,劉某和齊某的尸體在下游被打撈上岸。

            一審時,劉某、齊某的家屬以事發水域的管理單位沒有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即沒有設置安全警示牌、沒有在開閘放水前進行巡查警示、沒有阻止行人游客進入河道等為由,要求白云區水務局、廣州市水務局、流溪河辦公室、人和鎮政府分別賠償死亡損失1814640元及1427775元。

            爭議:是水流暴漲還是水位穩定?

            訴訟期間,白云法院對現場進行了勘驗。據勘驗結果,河岸邊緣部分區域設有鐵絲網,但有部分鐵絲網存在缺損,劉某等人即通過步梯下到河邊,并從缺損的鐵絲網處進入河道;案發堤岸地面、車道兩側、防洪堤頂部的石墩均書寫了“水深危險,禁止游泳”“水流湍急”等警示標語;兩人溺水的區域有較厚的淤泥沉積。

            根據判決書記載,公安機關在事發后曾傳喚兩名同行女子詢問調查,兩人均陳述劉某、齊某等人下水捕魚后,由于水閘突然放水,被卷進暗流旋渦溺亡。其中一女子在出庭作證時稱,一行六人因工作原因從佛山駕車途經事發河堤,從樹林中撿拾到廢棄漁網欲下水捕魚,下水的幾個人均不會游泳,由于水閘突然放水,水流暴漲,劉某和齊某被卷入漩渦溺亡。

            不過,前述證言與人和大橋攔河壩數據管理分析系統的數值并不一致。數據顯示,下游水位在事發前后(即13時至15時)穩定在0.61至0.71米之間,并未出現水流暴漲等情況。

            白云區水務局在一審時辯稱,其下屬的人和攔河壩管理所設置了多處警示牌,已履行安全保障義務,且事發地并非該局管理范圍。同時,攔河壩在事發時并未突然開閘加大流量。廣州市水務局則稱其不是水閘具體管理單位,不應成為被告。流溪河辦公室和人和鎮政府均稱其不是適格被告。

            法院:忽視風險貿然下水自負過錯

            白云法院一審認為,本案屬侵權責任糾紛,爭議焦點在于白云區水務局、廣州市水務局、流溪河辦公室、人和鎮政府是否有侵權。

            法院指出,事發當天,人和攔河壩從凌晨開始持續開閘泄水,在當事人下水捕魚前,水流湍急且穩定,并無水流暴漲等情況。劉某及齊某在水流較急、對水文情況不熟、不會游泳、且并非專業漁民的情況下,還拖著20余米長的漁網進入河道,忽視種種危險因素,自甘風險貿然與人拉網下水捕魚以致事故發生,應當對事故的發生承擔全部過錯。

            同時,事發的流溪河道屬于天然河道,不應該且客觀上也沒有條件全封閉管理?,F場多處設有警示牌,一般人只需稍加注意即可發現警示標語。當事人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識別風險,鐵絲網的缺失并非其忽視風險的理由。

            因此,死者家屬主張白云區水務局無預警開閘放水,廣州市水務局、流溪河辦公室和人和鎮政府未合理維護河堤防護設施等意見,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要求賠償損失缺乏理據,白云法院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后,兩名死者的家屬分別提起上訴,各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證據,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均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四:在魚塘溺水,魚塘主和管理人要不要承擔責任?


            【案情回放】

            吳依紋(2013年7月12日出生)系兩原告的女兒。2020年11月1日中午,原告吳天德在做其他事,原告蔣妙貞在賣包,任由吳依紋在吳天德的大哥家玩耍,沒有人看管吳依紋。當日中午吃飯期間,原告吳天德回到家后,沒有見到吳依紋,原告到處尋找也找不到吳依紋,后來在位于羅定市太平鎮騰筆村中間寨被告黃志發承包的魚塘邊發現了吳依紋的衣物。原告發現后,向羅定市太平派出所報警,太平派出所派員打撈、搜救。被告黃志發也積極參與打撈,但由于溺水時間過長,吳依紋被打撈起來時已經沒有生命體征。

            魚塘是羅定市太平鎮騰筆村第四村民小組發包給被告黃志發承包,承包期為2013年12月30日起至2028年12月30日止。被告黃志發已經在魚塘周邊種植了荊棘進行防護,而且設置了安全警示標語,提示魚塘水深,禁止游泳,禁止在塘邊游玩。

            本案審理過程中,經本院做工作,被告黃志發自愿支付款項15000元給原告吳天德、蔣妙貞作為人道主義幫助(該款項已提存到本院);被告羅定市太平鎮騰筆村第四村民小組自愿支付款項15000元給原告吳天德、蔣妙貞作為人道主義幫助(該款項已提存到本院)。

            原告蔣妙貞患精神病二級殘疾,原告吳天德戶屬于精準扶貧對象,享受相關扶貧政策。原告吳天德、蔣妙貞起訴時已向本院提出免交、減交訴訟費用的申請,本院立案時給予其緩交訴訟費用的司法救助。

            羅定市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的相關法律規定,判決如下:

            一、確認由被告黃志發支付款項15000元給原告吳天德、蔣妙貞作為人道主義幫助;

            二、確認由被告羅定市太平鎮騰筆村第四村民小組支付款項15000元給原告吳天德、蔣妙貞作為人道主義幫助;

            三、駁回原告吳天德、蔣妙貞的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沒有提出上訴,本案現已生效。

            【法官點評】

            陳建光(羅定市人民法院四級高級法官) 在魚塘出現溺水事故,魚塘所有者或管理者是否都要負責任呢,具體責任劃分要視情況而定。本案受害者吳依紋因為年幼,沒有完全的認知能力,不知道魚塘的危險性,也無法認知這些危險標識,兩原告作為受害者的監護人,疏于看管,讓孩子脫離監管,沒有盡到相應的監護責任,導致吳依紋溺水身亡。

            眾所周知,池塘或湖泊之類的地方,都是會有一定的溺水風險,這點也是基于日常生活法則可認知的,這些地方并非公共場所,法律沒有規定管理者要對此類地方負擔安全警示提示的義務。被告黃志發在魚塘周邊已設置警示標志,也種了荊棘,本案的發生是原告方監護缺失造成的后果,被告在本案中沒有過錯。在本案中不適用公平原則以及過錯推定原則,在魚塘發生事故, 司法實踐中,即使魚塘所有人或管理者對事件沒有過錯,往往出于對死者的同情,推定塘主一定存在過錯,要承擔責任,這是和稀泥的裁判,應予糾正。本案被告沒有過錯,不應該承擔賠償責任。

            對于此類案件,法官通過做當事人的工作,從社會救濟的角度,對原告進行救濟,而不是強行判決無責任者負擔過錯責任。經做工作,兩被告出于人道主義,而且是自愿的,兩被告共支付了救濟款項30000元提存至法院,因此法院判決確認兩被告支付的款項屬社會救濟方式,并非屬賠償款項。

            案例五:老人釣魚時下水撈傘溺亡,家屬索賠108萬元!法院判了


            69歲的李大爺家住北京房山,是一名垂釣愛好者,他長期在一家垂釣園釣魚。誰知,去年5月26日的一陣風,讓李大爺安逸的垂釣生活戛然而止。當日,李大爺跳入魚塘去撈被風吹下水的一把傘,不想體力不支溺水而亡 。事發后,其家屬將垂釣園的經營者張先生、所有者馬先生,以及垂釣園所在土地的所有者村委會訴至法院,索賠108萬余元 。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記者4月5日從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獲悉,法院一審判定李大爺對自身死亡負80%的責任,張、馬二人負20%的責任,賠償共計20萬余元。

            原告:垂釣園無任何安全防護措施

            李大爺的家屬作為原告訴稱,2021年5月26日,老人花費200元在被告的垂釣園釣魚,后于下午2點左右死亡,公安機關調查后認定老人為溺亡。原告到現場后發現,垂釣園坡度很大,水深約兩米,但沒有配備任何防護措施 (警示標志、防護欄及救生設施設備、人員等),且被告明確告知沒有救生圈,事發時垂釣園也沒有采取有效的救護手段進行及時搶救。

            原告還認為,垂釣園屬于違法開設、無照經營。被告張先生是垂釣園的實際經營者,未盡到管理、維護及保障垂釣者人身安全的義務;被告馬先生是垂釣園的所有者,其沒有合法手續,也未設置安全措施,私自開挖魚坑,疏于管理和監督;被告村委會作為管理者將土地發包給馬先生,多年未對垂釣園用地進行合理管理,放任無照經營。

            據此,原告要求上述三個被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提出了包括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損失在內共計108萬余元的索賠主張 。

            被告:老人不聽勸非要下水撈傘

            “當時垂釣園還有其他釣魚者,但李大爺前后無人,他沒有與別人商量就自己跳下去撈傘。 看到他腿抽筋了,我們就組織人下去,他是會游泳的,非要自己下去撈傘。魚塘有警告性標示,李大爺也應該有常識?!北桓骜R先生稱自己沒有責任,他認為釣魚是一件自甘冒險的行為,與魚塘的經營、救生措施無關,“另外,垂釣園是有合法轉讓手續的?!?/span>

            被告張先生也要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我們是垂釣園,不是游泳池,我當時跟李大爺說一會劃船去夠傘,但他不聽 ?!?/span>

            被告村委會辯稱,村委會對本村廢坑依法發包,對承包人的經營,村委會不參與,也不干預,垂釣園是否合理經營不是村委會管轄的范圍,故不同意賠償。

            法院:李大爺自負過錯責任80%

            法院查明了如下事實,李大爺愛好釣魚,長期去上述垂釣園垂釣。在事發當日,垂釣園內無其他工作人員,僅張先生一人。釣魚過程中,因風將傘刮入魚池中,他遂脫衣跳入魚池中撿傘,后因體力不支溺水,張先生與他人予以救援,雖然李大爺被救上岸,但仍因溺水搶救無效死亡。

            另外,法院也查實了三被告之間存在土地承包、魚塘租賃的關系。

            法院認為,李大爺是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對跳入魚池內撿傘而存在危險性具有認知的能力,然其疏忽大意,過于自信,依然下水撿傘,故李大爺應對其死亡負主要責任 。

            被告張先生是垂釣園的經營者,園內雖然設有警示標志,但未設置安全防護措施,也沒有配備安全保衛人員 ,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這是導致李大爺死亡的次要原因。被告馬先生對于垂釣園的經營亦負有管理和注意的義務,故對二人李大爺的死亡應承擔相應的民事侵權賠償責任。但是,本案現有證據未能有效證明被告村委會對李大爺的死亡存在過錯 。

            最終,法院酌定李大爺自負80%的過錯責任,張、馬二被告承擔20%民事賠償責任,一審判決張、馬二人賠償原告共計20萬余元。

            案例六:偷魚者落水身亡,漁場場長賠償123萬元仍被判刑


            張三是某漁場場長,李四、王五均為該漁場工人。因漁場經常被周圍偷釣者偷魚,因此漁場員工守則規定:“要求敢于同違法行為作斗爭,發現偷釣、藥魚等行為要及時向場長及公司領導報告,及時報警,對抓獲非法漁具的給予一定獎勵,如釣竿10元/支?!?/span>


            一日,張三、李四、王五乘船前往其他水域收魚苗過程中,發現該漁場承包的一處水域有多人在偷偷釣魚,遂靠近岸邊驅趕。在此過程中,張三看到偷釣者趙六身邊放了一根魚竿沒來得及收,遂從船上將魚竿收走。趙六看到魚竿被收走,跳上張三等人乘坐的船上,將魚竿奪回扔到岸邊。駕駛船的李四急忙將船駛離岸邊。張三與趙六就此發生爭執,互相推搡。王五看到船出現劇烈晃動,忙扶住船。突然,趙六從船上掉下。張三、李四、王五看到后,將船繼續駛離,三人看到趙六沉水也未對趙六進行救助。


            事后,張三、李四、王五聽說趙六死亡,遂到派出所投案自首,并賠償趙六家屬123萬元。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法律分析


            很多人以為故意殺人罪只能是拿著刀、槍把人殺了才能構成。事實上,在法律實踐中,還存在一種特殊的故意殺人,就是不作為的故意殺人。所謂不作為的故意殺人,是指行為人應當履行某種義務,而沒有履行,導致被害人死亡所構成的故意殺人。


            不作為的故意殺人要成立,需要具備以下幾個條件:


            1.行為人負有某種需要積極履行的義務。


            一般來說,這種義務有三種:第一種是法律規定的義務,比如說,父母對子女的撫養義務,子女對老人的贍養義務;第二種是職務上所產生的義務,比如說游泳館的救生員,對溺水者負有救助義務;第三種是先行行為所產生的義務,比如說發生交通事故后,駕駛人基于前面的交通事故行為,就對受傷者產生了救助義務。


            2.行為人具有履行義務的可能性。


            如果行為人雖然具有履行義務的條件,但由于某種原因導致其不可能履行義務,則不構成故意殺人。比如說,一起交通事故中,駕駛人員自己也收了傷,沒辦法對其他受傷者進行救助,即便最終受傷者因此死亡,駕駛人員也不構成故意殺人。


            3.行為人沒有履行義務,導致最終受害人死亡。


            也就是說,行為人的不履行義務與受害人死亡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具體到本案中,趙六與張三、李四、王五在爭執中落水,張三、李四、王五基于之前爭執導致趙六落水這一先行行為,也就負有對趙六的救助義務。同時、張三、李四、王五作為漁場工人,具備對趙六救助的能力。但三人都沒有履行,最終導致趙六死亡。所以張三、李四、王五就構成了故意殺人。


            趙六偷魚雖然不對,但罪不至死。如果張三、李四、王五能夠及時救助,趙六不會死,張三、李四、王五也不會構成故意殺人,整件事也不會成了悲劇。做人還是應當善良一些,在該幫忙的時候還是要幫忙啊。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原判決結果

            一、被告人張三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二、被告人李四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三、被告人王五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本文源于:中國法院網 人民法院報 新快報 云浮日報 北京晚報等媒體)

            (綜合:西南漁業網)

            糾紛案例:魚塘溺亡索賠糾紛六個訴訟案例

            水產實踐人士,共謀漁業繁榮!敬請關注我的頭條號@漁人劉文俊,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西南漁業網和養魚第一線公眾號,本文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如有不同見解或者內容補充請私信或留言或評論分享!#水產人##魚##漁業##

            聲明:轉載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養魚第一線”微信公眾訂閱號頭條@漁人劉文俊

            "養魚第一線"微信公眾帳號和頭條號!將會定期向你推送本號信息!將為你精誠服務!

            文章評論
            發表評論:(匿名發表無需登錄,已登錄用戶可直接發表。) 登錄狀態: 未登錄,點擊登錄
            電腦網址: http://www.fjhym.com 地址:重慶市永川區衛星湖街道  手機網址:http://m.yc6318.cn
            重慶市永川區雙竹漁業協會,重慶市永川區水花魚養殖專業合作社,重慶吉永水產品養殖股份合作社,重慶市永川區豐祥漁業有限公司
            聯系本站:微信:ycsh638,QQ:469764481,郵箱:ycsh6318@163.com

            ICP備案/許可證號渝ICP備2020014487號-1

            渝公網安備50011802010496號

            誠信共建聯盟

            漁業水產精英論談
            最新2017理论电影,斗一斗二一起杂交大乱斗,欧美精品亚洲精品日韩专区va,两个人免费完整在线观看直播